室內空氣污染害人 更超戶外

螢幕截圖 2018-11-28 下午12.02.08.png

幾乎每年夏天,香港人都要經歷數段甚為翳焗、大氣污染物良久不散的日子。在這些空氣特別污濁的時候,政府一般會勸喻市民避免在戶外逗留。

劏房通風差 廚房放滿化學物

然而即使我們足不出戶,所呼吸的空氣也不一定清新。2017年一項研究便顯示,家居環境可能才是人們接觸某些空氣污染物的主要場所。

該項由思匯政策研究所聯同香港城市大學進行的研究,邀請了一批志願者隨身帶備微細懸浮粒子測量計,進行為期4天的貼身調查,結果發現他們平日接觸到的微細懸浮粒子,只有18%來自戶外,反而有52%「貢獻」自家居;在周末,家居的「貢獻」更達到79%。

由此可見,當論及改善空氣質素,探討家居環境的布局,是不可或缺的一環。以通風情況為例,空氣流動是驅散空氣污染物的重要條件,惟本地「劏房」的通風情況卻令人憂慮。明愛基層組織發展計劃在2014年訪問了256戶深水埗區劏房單位住戶,發現52%受訪單位,窗戶玻璃的表面總面積少於房間樓面面積一成,未達《建築物(規劃)規例》的要求。

除了惡劣的居住環境,個別家居布置的習慣,都可能影響空氣質素。有本地研究團隊曾在32個不同地區的住所抽驗,發現部分家居的揮發性有機化合物讀數甚高,而廚房往往是重災區。原因可能是住戶習慣把清潔和消毒用品、殺蟲劑等放在廚房,當容器內的壓縮氣體滲漏時,便有機會影響室內空氣質素。

與室外空氣污染一樣,室內空氣污染會帶來健康問題,輕則致敏,重則致癌。而室內通風欠佳、溫差變化,以及空氣中的微粒和化學污染物,亦有可能造成「病態樓宇綜合症」,令人出現眼睛不適和痕癢、流鼻水或鼻塞、頭痛、難以集中精神、煩躁等徵狀。雖然患者離開有關樓宇後,徵狀便傾向緩和,甚至消失不見,但這畢竟有損生活質素。

室內空氣污染還會影響認知功能。一班哈佛大學公共衞生學院、紐約州立上州醫科大學及雪城大學的學者,曾經進行實驗,測試實驗參與者分別在含有高濃度和低濃度揮發性有機化合物的環境度過大半天後的認知功能。結果發現,在低濃度的揮發性有機化合物環境下,參與者不論在活動集中程度、危機回應、找尋資訊、運用資訊,以及策略的得分,都顯著勝於高濃度情景。

影響認知 宜慎處理污染源頭

要減少室內空氣污染,其中一個方法是小心處理污染物源頭,包括油漆、打印機、家具和建築材料等。例如在購買或訂造新木製傢俬時選用低甲醛板材,避免用脲甲醛樹脂製成的木壓製產品;以及避免在密封空間使用油漆、膠水、脫漆劑等。另外,盡快丟棄發霉的天花瓦片和地氈、用稀釋漂白劑清洗曾受真菌污染的表面,以及定期清洗冷氣機的隔塵網,則有助於減少空氣中的細菌、真菌等生物污染物。

此外,相信不少打工仔也曾因辦公大樓裝修而受影響。物業管理公司的一個改善方法,是將進行工程的地方,適當地與其他空間及機構的通風和空調系統隔離,以及盡可能在假日及晚間進行工程。不過以上「源頭減廢」的方式,總有漏網之魚。因此可以考慮在家中以及辦公室栽種能夠減少空氣污染物的植物,例如以金錢草去除空氣中的揮發性有機化合物,而白鶴芋除了可吸收個別揮發性有機化合物外,亦有助減少孢霉。

當然,無論怎樣預防或補救,成效是否顯著,很大程度取決於人們有多關心室內的空氣質素。就此,香港政府過去曾落實一些提高公眾關注的措施,其中在2003年推出的「辦公室及公眾場所室內空氣質素檢定計劃」(「檢定計劃」),供全港相關樓宇的業主和物業管理公司自願參與。檢定計劃設有兩個級別的室內空氣質素指標。當中,「良好級」代表可保障一般公眾人士,包括幼童及長者的室內空氣質素;「卓越級」則較為嚴謹,代表一幢高級而舒適的樓宇應有的最佳室內空氣質素。參考截至今年8月14日的數字,全香港有1,186個處所全幢或部分地方的室內空氣達到「良好級」級別,另有286個處所則達到「卓越級」。

雖然現時已有逾千幢樓宇的空氣品質獲官方認證,但不代表社會可「大安旨意」。參考政府數字,當局接獲有關室內空氣質素的投訴數字,在過去5年上升了四成多。究竟這是否反映香港室內環境的空氣質素轉差?還只是普羅大眾的相關意識提高?如同室外空氣,室內空氣質素能否改善,有賴每個人努力,這樣才能避免日後付出更大代價。

資料來源:經濟日報

Ivy Wong